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3.5章 焚昙(一)(第1 / 4页)

第三章半 焚昙

洛安城,白马寺,冷夜无声

老和尚趺坐在佛前,面前的年轻和尚是寺里唯一有头发的人。

“执儿,何为无执?”老和尚问道。

“为者败之,执者失之。无为故无败,无执故无失。师父是希望我凡事多能任之随之,勿多执念。”年轻和尚不假思索,脱口而答。

“二十三年前,一场大雪,为师在寺门前捡到你,褓里只有你和一块暖石,你倒是不哭也不闹,抱你起来,还对着为师笑。”

“师父养育之恩,无执没齿难忘。”

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老和尚悠悠念叨着。“今日之后,若你再犯戒律,就无人再护着你了。”

“徒儿明白。”年轻和尚只是应着。

“无嫉打理寺中事务多年了,若主持之位交予他,他应能让寺里香火延续下去,寺中二百余僧众才能过活。”

“无嫉师兄确是下任主持的最好人选,师父的决定是对的。”

老和尚摇摇头,道:“可是无嫉的妒心颇盛,为师走后,怕他终会容不得你。”

“师父宽心,天地广大,总有徒儿容身之所。”

老和尚闭上眼睛,深深喟叹道:“偌大的白马寺,容得下二百敲钟诵经的和尚,却容不下一个吃肉饮酒的佛陀。我佛前修行一生,到最后还是难逃虚妄浮名,罪过,罪过。”

“师父为寺中僧众着想,求的不是虚妄,是慈悲啊。”年轻和尚答道。

老和尚没有回应,紧闭双眼的脸上,流下两行浊泪。

那一夜,白马寺德高望重的慧能法师圆寂了,首徒无嫉法师继任主持。、

不日后,洛安白马寺,杨柳依依

三月和煦的春风,拂过这百年佛刹,院中经幡随风,猎猎而动。

“师弟,据守夜的僧值所说,你昨夜又偷偷溜出去吃酒了。”来人着一身紫金袈裟,手持红檀念珠,贵气逼人。

“主持师兄这话可是冤枉我了。”素衣和尚答道。

“师弟,我们出家人可说不得诳语,你敢说你昨晚没有溜出去吃酒?”无嫉诘问道。

“我可是光明正大从寺门走出去的,何来偷溜一说?”

“你,你若不是心虚偷偷溜出寺去,为何要选在晚上?”

无执双手合十,道:“这就是师兄浅薄了,诸法自在,想去便去了,何必在乎是白日还是夜晚?”

一番话将无嫉驳的哑口无言,面色通红,好久说不出话来。

“行行行,这些诡辩之辞我说不过你,师父不是总说你慧根通透么?今天我便与你讨教讨教佛法,若你答对了,昨夜之事我便既往不咎,但若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