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3章 如心(四)(第1 / 4页)

不知何时难觅何地

不知过了多久,挨了一掌的裴敏才悠悠醒转,一睁眼便看见李恕之被悬吊在对面石壁之上,两只黝黑发亮的铁钩从他的后肩穿入再从前胸穿出,殷殷鲜血将一袭白衣几将染成红色。

“醒了?”李恕之虽脸色煞白,却还没有失去意识。

“我……我这是在哪儿?你这是……”

“镇狱,被穿了琵琶骨,你被知彼道震碎了右臂,倒是省了这皮肉之苦。”李恕之答道。

裴敏试着抬起右臂,竟然可以简单活动了。

“咦?我的手好像好一些了。”

“打晕你的时候,在你的右臂留了一道剑势,暂时将碎骨固定住了,若出去的及时,陆放崖身边的小姑娘应该有办法。”李恕之解释道。

“狂生身边的小姑娘……是说阿薇吧,对了是你出手偷袭我!现在倒好,落得这副田地,还被困在这么个鬼地方,还不如让我去跟那个当兵的拼了。”雪择薇一边抱怨,一边打量起这个叫做镇狱的地方。

两人此时位于一座石室,手脚都被手指粗的铁链束缚在背后的石壁之上,四周连可以称作门窗的东西都寻不得,只能凭借不知何处透进的微光勉强看清对方。

“自讨苦吃,拿了论剑第一的名号,你本可一走了之的。”

裴敏白了李恕之一眼,道:“风尘校场是我约你去的,承乐伯也是我亲自杀的,你被朝廷缉捕,我转身走人,那我还不如你这个手下败将呢。”

李恕之点点头,道:“倒是像你父亲。”

“不许你提他!”

“这镇狱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裴敏问道。

“不知道”,李恕之抬头望了望上方的石壁,“不过时间差不多了,等出去了,你可以去问问陆放崖。”

话音未落,似有一阵微风吹过,束缚在二人身上的铁链瞬间碎为齑粉。

李恕之飘然落地,从头上的发髻中掏出一个竹筒,打开竹筒,一只小虫嗡嗡飞出,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。

“这……这是?”裴敏的惊诧写在脸上。

“引路蜂,它能带陆放崖找到我们。”李恕之答道。

“我问的不是这个!”

李恕之收起竹筒,面对裴敏的质问,并没有作声,只是静静望向裴敏的双眼。

只这一眼,倏然间,裴敏感觉整间斗室仿佛已经不复存在,只剩下自身如同蜉蝣般在剑势结成的海洋中浮沉,山川河流,日月星辰,似乎天地间一切的一切,全都是由李恕之的剑势构成,在这里,裴敏甚至连移动一步的想法都不敢产生,她清晰的意识到,若她妄动一步,下一刻,这浩荡剑势便会将她彻底搅碎。

这一刻,她终于明白了自己与眼前这个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