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2章 缓归(第1 / 20页)

第二章 缓归

中唐洛安醉仙楼仲秋月圆

天上一轮皎洁的明月,地上万家炫目的灯火。仲秋佳节,整个洛安城都是一片欢乐祥和,醉仙楼内楼早已坐满了宾客,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围坐在桌前,摆弄着一些有名气的、没名气的字画,几杯酒下肚还时不时嘴里还冒出几句并不高明的诗句,却不知为何总能赢得满堂掌声应和。

李墨白不喜欢这里的气氛,甚至可以说是讨厌,但他不能离开,他有不得不留在这里的理由,把杯中的桂花酒一饮而尽,不禁又皱了皱眉,醉仙楼的桂花酒是一年不如一年了,虽然已是这洛安城中排的上名的好酒,但是比起前些年在蜀地游学时喝到的佳酿,实在是差的太远。他振衣起身,离开喧闹的内楼打算去外楼转转,至少那里可以看见月亮。

醉仙楼的外楼与内楼的热闹相比,确是安静了许多,安静得有些冷清,只有零零散散的客人,大多是些进不得内楼的酒客,只是要上一壶寡淡的薄酒,自斟自饮,倒是这里让李墨白感到几分自在。

正欲再四处走动走动,李墨白突然被一阵似曾相识的酒香吸引,顾盼良久,终于在外楼最外侧的栏杆处寻得了酒香的源头。凭栏处抬眼就能望见月亮的桌旁坐着一男一女两人,男子一袭玄衣,头戴黑色纶巾,手中衔一只青铜酒爵,酒香就来自于此,女子身着素衣,恬静可人,眉眼之间有几分熟悉,她也不多言语,只是不停地为男子将酒爵斟满。

“这位兄台,敢问这酒爵之中,可是蜀地佳酿桃夭醉?”李墨白上前问道。

玄衣男子不曾抬头,仿佛没听见似的,只是自顾自的喝着。

见男子这副淡漠的样子,李墨白倒是也不恼火,反而站正对男子作一长揖,继而说道:“某早些年出游时,曾有幸在蜀地得饮一杯新酿桃夭醉,回味悠长至今难忘,兄台杯中酒香更甚,想必定是窖藏多年,可否赠饮一杯,某愿以千金酬之。”

男子依旧没有应答,只是仰头再尽一杯,转头看向楼外的一轮明月。倒是一旁女子瞅了一眼长揖不起的李墨白扑哧一声笑出声来:“小哥儿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,张口就是千金买酒,你可知一千金都能买下半座醉仙楼了?”

李墨白起身站定,看着女子明艳如花的笑颜,莫名的熟悉感再一次涌上心头,他回过神来,说道:“姑娘有所不知,醉仙楼千金可买,但这窖藏多年的桃夭醉可是无价亦无市的,据说这酒只有西蜀的灼华王后懂得酿造之法,可自七年前灼华王后身殒之后世上便再无人能酿,喝一杯世上便少一杯,即便千金酬之,还是要烦求兄台割爱。”说完再朝男子作一长揖。

“没想到是个痴人,要不,公子就赏他一杯吧!”女子回过头朝男子说道,满眼笑意。

男子这才抬起头,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