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没有了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1章 悬剑(第1 / 15页)

第一章 悬剑

中唐洛安,大明宫,金碧辉煌

中唐大帝李施明面南危坐,殿下众臣俯首跪拜。

“有~事~起~奏~!无~事~退~朝~!”大内总管太监李如渊阴怨的声音在大殿上四处回荡。

“启禀陛下,臣有事要奏!”尚书左丞魏繁急忙躬身出列,长鞠一躬。

“准奏。”唐帝依旧是那副万年不变的神情,阴晴难辨。

“回陛下,我朝属国西蜀,前些日子朝中生变,时不足半月,叛军已经攻破皇城,西蜀王钱棠自缢于寝宫,同时叛军首领朱方玦称帝,定年号长戒。”

唐帝听罢,稍作沉吟,缓缓开口:“西蜀王钱棠,此人生性残暴,即位十余年,大兴土木建造宫殿,百姓的赋税、徭役上涨了好几番,国中怨声载道,寡人早有耳闻,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是他咎由自取,朝中百官应以此为诫。”他说完,环视殿下众臣,又继续说道:“只是这西蜀,毕竟是我朝属国,向我朝岁岁奉供,朝中遭逢如此变故,竟也没有派出使者向我朝求援?”

“陛下有所不知,据大理寺调查,钱棠半月前曾向我朝多次派出使者求援,只是......”

“只是什么?”

“西蜀使者总共一百五十余名,全部被截杀于我朝境内。”

“混账!”李施明勃然大怒,拍案而起:“区区弹丸小国,反叛势力竟已渗入我朝境内?真当我天朝无人?”

“陛下息怒!陛下息怒!保重龙体呀”殿下众臣见圣上龙颜不悦,皆跪地俯首呼拜,大殿之上,文武百官,只剩魏繁一人,还立于在殿前。

“陛下息怒,据微臣所知,截杀使者一事恐不是西蜀叛军所为。”魏繁继续说道。

“哦?不是叛军,那是何人!”

“长、恨、楼”魏繁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“长恨楼!又是长恨楼!好一个长恨楼!草莽江湖之辈,屡屡暗杀寡人官吏,现在竟变本加厉截杀他国使者!陈林!你们大理寺是干什么吃的?李传训,你们刑部又是干什么吃的?剿灭长恨楼一事至今毫无进展,寡人要你们何用!”

“微臣知罪!微臣该死!请陛下降罪!”殿下跪着的刑部尚书与大理寺卿叩头不止,头上已渗出血色。

“陛下容禀,长恨楼乃近几年江湖中有名的暗杀组织,其中成员行事隐秘,难以彻查,铲除非是一朝一夕之事,罪责也非全在两位大人。且今日微臣要禀之事,重点并不在长恨楼。”

李施明瞥了一眼还在叩头的两人,怒容稍展:“够了你俩,下去吧!要不是魏繁替你们说情,今天寡人定不会轻饶你们!。”又转头朝一旁的太监李如渊吩咐道:“去传太医,给两位大人诊治伤口。”

“魏

没有了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