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4章 天赋(第1 / 3页)

“活了八十多年第一次有人敢拔老夫的胡子,还是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老者捋着长须笑眯眯地望着隋意说道。

带路的侍童在隋意出手的那一刻早就脚底抹油跑得不见踪影。

顺利把老者叫醒的隋意则毫无畏惧地向老者讨了一杯热茶。

“我叫隋意。”

“你们哪个是隋肃的儿子?”

隋靳站出来向老者行了礼:“我是。”

老者呵呵一笑:“以后我就是你们两个的师父了。进来拜师吧。”

说完领着两人进了中堂。

中堂内已有几个弟子在候着了,每一个都相貌堂堂,气度不凡的模样。

隋意怀疑这绝世山庄都是凭颜值来挑选弟子的。

只见老者坐到主位上,一名自称无相门大师兄的弟子站出来,隋意和隋靳规规矩矩地在他的指引下给老者磕头。

大师兄道:“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无相门第十二代弟子了。”

这就是完成拜师仪式了。

不等他们说话,师父便让大师兄领着他们二人去住的地方,自己又躺回院子里睡觉了。

“大师兄,咱们师父向来这么……随便?”隋意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形容词。

大师兄不以为意:“师父是绝世山庄辈分最高的,做师父的弟子,我们的辈分自然在他人之上,无需在意师门的条条框框,只需安心学艺。”

隋意想起方才带路的侍童称呼她师父为“师祖”,掐指一算那些与他们同一时间入门的弟子,岂不都要称呼她为“师叔”了?

隋意好奇:“那我们跟师父学些什么?”

“明日便知。”

大师兄丢下一句话便走了。

许是连日奔波,隋意和隋靳到了他们的居室倒头便睡。

隋意醒来已到半夜,那头隋靳还在呼呼睡着。想来隋靳这养尊处优的世子第一次吃这种苦头,倒也没半句抱怨。隋意没忍心把隋靳叫醒。

她自顾自地走到厅堂里,发现桌上不知谁送来的一些清粥馒头已经凉了。

隋意勉强吃了几口,就看到一个红衣女子风风火火地走进来。

“咦?你是老头收的新弟子?”

还没等隋意回话,女子坐下一把扣住了隋意的手腕,两根玉指搭在隋意的脉上,沉默了半晌。

隋意吞下嘴里的馒头,问:“脉象如何?可有隐疾?”

女子的双眸先是闪过一丝惊讶,随后笑开:“有意思,有意思。”

“隐疾倒没有,但是你这脉象……,”女子话锋一转,“怪不得师父让我来诊脉,你可是隋意师妹?”

隋意点点头,对于女子通过脉象识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