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185章童父忌日(第2 / 3页)

法师单手支在胸前轻拜,语气平和道。 只是法师的视线落在童云身上时,瞳孔是肉眼可见的颤抖。 童洁听到法师这般说,眉毛拧了拧。 法师说的,显然与她交代的不一样。 童洁敛色道:“法师有所不知,我与二妹作为女儿,怎能不留在此地祈福。”

“法师怕不是疏忽了这一点吧?”

“大姐说的是。”

童云随声附和,“法师莫不是忘了吧?”

法师盯着童云的视线,故作镇定道:“二位小主记挂,但此番祈福,只需心意便可。”

童洁狠狠瞪了一眼法师,法师只能当做没看见,坚持道:“二位小主还请回去吧。”

“既是如此,大姐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童云开口道。 童洁心里捉摸不定法师是吃错了什么药。 难不成是叛变了?可今早法师都已经像她保证,并且都了她一包白银。 不过那只是定金,事成之后,待她拿到这府邸的地契,那些小钱算什么。 童洁只好做罢,只是不忘在离开前用眼神狠狠地警告法师。 言下之意就是不要搞小动作,要不然吃不了兜着走。 毕竟出这主意的人,可不是她。 至于她拿到地契,童洁会如何,那就不是她能做决定的事儿了。 回到堂屋,童云才塌过门槛,宁皓就迎了上来。 “妻主,你没事吧?”

这时,叶青阳到了跟前,“表姐,祈福如何了?”

童云笑着道:“没事,皓皓别担心。”

“至于祈福,可能还需要些时间。”

知晓情况的宁皓没有说话,叶青阳倒很是奇怪。 “怎会这般久,我记得祈福仪式可是很快就结束的。”

叶青阳小时候见过祈福是如何的,对其步骤也有几分了解。 “大概是法师那边中途出了些差错吧。”

童云不以为然地道。 “表姐可得要放在心上,若是让有心之人搞了小动作,那就不好了。”

叶青阳这话说得大声,在偌大的堂屋了,声音显得格外清脆。 话是说给谁听的,怕也是只有心虚之人才知晓。 童洁今早起来,脸色就没好过,听到叶青阳的话语,神色更是不耐。 “大表姐,你没事吧?怎么脸色看起来这么不好。”

叶青阳眼底划过一丝狡黠,接着道:“我知晓了,大表姐这是为舅舅的忌日给操劳坏身子了。”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