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176章死性不改(第1 / 3页)

第176章死性不改 “皓皓,我给你揉揉肩捶捶背,你就别生我的气了?”

床榻上,童云语气讨好,看着背过去的少年的,莫名有些心虚。 昨夜是她太放肆了些,没顾着少年承受不住太多。 只是才开荤,童云也没个顾忌,次数就多了些。 今早一起来,少年就背过身去,无论她如何说好话,少年都充耳不闻。 “皓皓,都是我的错。”

“可千错万错,你也不该拿自己身子做不是,先起身吃些东西吧。”

童云软着声,就差把少年捧在手心上宠了。 身后的人絮絮叨叨个不停,宁皓用手揉了揉眼睛。 其实身子并没有多不舒服,就是太困了些,睡不够而已。 只是他没想到童云的精力竟会这般好,平日可别看她不锻炼,在那档子上,还真敲出专属于女子的气力了。 “妻主,我不饿.” 童云听了更焦急:“怎么会不饿?我还是去给你做些吃的来。”

宁皓是彻底没处撒气,靠坐着起身,横了一眼童云。 “妻主莫不是忘了这是哪儿?”

童云是急糊涂了,被少年狠狠地敲了一记。 “抱歉啊,都是我不好。”

宁皓听出童云是为那件事儿道歉,面上一红。 “胡说些什么?”

“你我是妻夫,何须这般客气。”

宁皓端着架子,脸上又是恢复了面无表情。 童云心软得一塌糊涂,连忙搂住少年,柔声道:“皓皓且放心,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。”

少年听了脸更红,小声道:“我等着。”

这日,上官娴府上举办了一个文人宴会。 童云与宁皓收到了请帖,不仅如此,童洁也收到了。 自那日摊开了说之后,童洁对她就没有过好脸色。 奈何是名义上的妹妹,房契又不在自己手上,童洁刚在宫中谋得一个官位。 一切都还不妥当稳定,童母又远在淮阳城,根基不稳,童洁不敢打草惊蛇。 为此,只好忍耐童云妻夫二人在府上住上一段时间。 可住着住着,童洁发现不对劲了。 童云与上官娴的关系匪浅,她派去跟踪童云的下人,不止一次向她禀报,说看见童云带着宁皓去上官府。 童洁不得不多想,不论在官场上,还是在童府,行事比以往更加小心翼翼。 毕竟好不容易才考上个探花郎,万不能为此断了后路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