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第32章 饭团(第1 / 3页)

第32章 饭团 杨玲说得头头是道,童云从她这里学到不少“夫管严”的经验。 “童妹,我说的你可是都记住了?”

“杨姐句句镇里,我自是全记心里。”

童云暗自腹诽,她是没想到杨玲看起来憨憨的,但讨夫郎欢心是一套接着一套,难怪江萋萋这般性格跳脱的哥儿会死心塌地跟着她,非她不嫁。 杨玲见童云信服,随即咧嘴嘿嘿笑了起来。 银钱解决了,剩下的就是如何把少年的衣裳尺寸给弄到手。 童云原本想着今天带着少年去布庄,美其名曰买冬天布料,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,食肆一直忙到天黑才渐渐安婧下来。 看着累得眼皮都在上下打架的林清池,童云心疼极了。 林清池见她担忧,强忍着腰酸背痛,反过来安慰自家妻主。 童云听了心里更是难受,才互诉心意,她便让夫郎受苦了,只是小家伙向来会忍耐,疼了也只会把痛咬碎往肚子里咽。 若不是入睡前,童云按照往常给少年讲话本时,不经意看到少年手腕上的嫣红,想必她至今还被瞒在鼓里。 “可是被烫伤了?”

问话时,童云的呼吸渐渐加重,眉头拧成一块,看得少年紧抿着唇,一声也不敢吭。 见少年不说话,童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心疼道:“小家伙,真能忍,若是我没看见,你便就这样置之不理了?”

手腕上的伤不过是在端菜时不小心被烫了一下,只是林清池皮肤细嫩,轻轻磕着就一片红青,何况是烫伤。 林清池并不觉得多严重,可童云的安慰叫他听了就十分安心。 已经好久没人这般发自内心地疼惜他了。 林清池笑眯眯地扬起头,咕哝着:“妻主,疼.” “你还知晓疼?”

听着少年撒娇般的话语,童云没好气捏了捏他的脸,接着去堂屋把备好的药草嚼碎给少年涂好才安心。 这是妻主第二次给他上药,但不同于第一次的心境,林清池不再是小心翼翼,他已经卸下心中的围墙,完完全全对眼前的女子敞开。 烫伤之事,对热爱中的妻夫二位的情感到底是起了催化剂的作用。 第二日,童云一醒来便去敲了童云的门。 “清池,你醒了吗?”

昨晚童云与他说了今日要去杨玲家陪萋萋,好让杨玲秋收速度开些。 林清池不敢赖床,只是近来被妻主宠着这不能干那不能干,通常就是吃饱了就睡,若不是昨日在食肆实在是忙得累了,今日他也不至于睡到要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